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《书屋》杂志官方博客

一个人和他的国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喜剧·悲剧·闹剧  

2010-03-10 15:12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喜剧·悲剧·闹剧

韩  羽

 

“2008年2月23日,(法国总统)萨科齐出席一个农产品展销会,走近在场的群众,准备进行政客们习以为常的与百姓握手的亲民表演时,一名男子拒绝与他握手,对他回避说:‘噢,不!不要触我!’萨科齐笑面‘回敬’道:‘那么,就滚开吧!’那名男子也不示弱,立刻反击道:‘你令我恶心!’萨科齐回斥道:‘快滚吧!你这该死的白痴!’”(摘自2009年第12期《炎黄春秋》刊载之《权力“去魅化”与公民政治——从萨科齐与平民对骂说起》)

读至此,忍俊不禁,忽来兴致,替总统与平民算起账来,他俩到底是谁占了便宜?那男子说的是“不要触我”“你令我恶心”。总统说的是“滚开吧”“快滚吧!你这该死的白痴”。“不要触我”不能算是骂人话,结算下来,那男子骂了一句,总统骂了两句,总统占了便宜。

可是当那男子拒绝握手并说“不要触我”时,本应由总统的随从(肯定少不了随从)出面的,莫非是随从走了神儿或打盹儿了?总统只好“御骂亲征”:“那么,就滚开吧!”这么一来,岂不跌了份儿,总统又吃亏了。

总统与平民对骂,是否就意味着两者间“平起平坐”了?依我看,不要说“对骂”,就是“对话”也未必然。有一个笑话,是鲁迅讲的:

“一个绅士有钱有势,我假定他叫四大人吧,人们都以能够和他扳谈为荣。有一个专爱夸耀的小瘪三,一天高兴地告诉别人道:‘四大人和我讲过话了!’人问他‘说什么呢?’答道:‘我站在他门口,四大人出来了,对我说:滚开去!’”

多巧,四大人和总统说的一模一样,都是“滚开”。

该文标题“权力‘去魅化’……”“魅”字之义,魅惑、魅力也。“权力”肯定对人有着极强的吸引力。“魅”又作“鬼魅”解,自古就有“魑魅魍魉”一词。权力之“魅”,如鬼魂如怪异,令人不寒而栗。普希金的《青铜骑士》中的描述最为形象化: 

可怜的小人物欧根,怀着幸福破灭后的满腹牢骚,对着青铜骑士(彼得大帝的铜像)全身战栗地低低诅咒了一声:“好呵,建设家,你创造的奇迹!等着我的……”似乎那威严的皇帝突然间怒气冲冲地将脸转向了他。而当他穿过广场逃奔,在空旷的广场上、在苍白的月色下,在他身后,青铜骑士一面以手挥向高空一面骑着快马追赶。这一夜,无论他跑到什么地方,背后都响着清脆的蹄声。 

结局是,在一个荒凉的小岛上,人们发现了欧根的尸体。我猜想八成是吓死的。

这是书本上的,再说一个现实中的,一年轻朋友对我讲: 

在文化大革命中,小弟弟才五岁,一天指着林彪的像说:“林副主席的嘴是歪的。”大人们急忙说:“不歪不歪,可不敢乱说。”小家伙很固执:“就是歪的!”大人们揪心起来,千叮咛万嘱咐:“在外头千万可不能这么乱说。”小家伙虽不明就里,却心有灵犀,后来每当他使性子时就嚷“我要出去说那话去!”大人们立即就慌了神儿。能谓这权力之“魅”不大乎哉? 

这“魅”却又会变花样儿,就以上三例看,在法国弄成了喜剧,在俄国弄成了悲剧,在中国弄成了闹剧。

 

——原载《书屋》2010年第3期

 

《书屋》简介:

地址:长沙市韶山北路443号

邮编:410007

电话:0731-85791300   85486812

邮发代号:42—150

国外发行代号:M6403

定价:6.00元

>>>进入《书屋》杂志博客首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