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《书屋》杂志官方博客

一个人和他的国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郁金香风潮与金融泡沫  

2010-03-10 15:14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郁金香风潮与金融泡沫

李炜光

 

每逢春天来临,人们可以见到娇艳可人的郁金香到处盛开,可是,你知道吗?这样美丽的花朵,在三百年前的一个事件中,曾经给整个欧洲经济带来过一场规模巨大的灾难。

据说在很久以前,骑在骆驼背上的商人就通过丝绸之路,把郁金香带到了土耳其;十六世纪中叶,郁金香传入奥地利,继而传向整个西欧。十七世纪的资本主义强国之一荷兰,很快就因其独特的气候和土壤条件,成为世界上一个主要的郁金香栽培国。

郁金香因其典雅美丽,很快就风靡了欧洲的上层社会。当时,在晚宴上佩戴一枝郁金香珍品,被人们被视为地位和身份的象征,王室贵族和贵妇人们纷纷趋之若鹜,争相购买名贵郁金香。若有人想在1635年秋季的巴黎购买一枝上好的郁金香花茎,需花费相当于一百一十盎司黄金的货币,在当时,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。一片香艳奢靡风气的背后,郁金香的价格静悄悄地升腾起来。

郁金香所带来的巨大利润迅速吸引住人们的眼球。在那些日子里,荷兰几乎所有的家庭都建起了花圃,用来种植郁金香。贵族、市民、农民、工人、海员、马车夫、女仆甚至清洁工,大家都摇身一变,成了栽培郁金香的行家里手。这以后,不仅珍贵品种,几乎所有郁金香的价格都飞涨起来。到1636年,竟然可与一辆马车、几匹马等值了。1637年1月2日,一株一磅半重的Witte Croonen球茎市价为六十四荷兰盾,到2月5日就升到了一千六百六十八荷兰盾。短短的一个多月内抬高了二十多倍。与此同时,大量热钱也从德国、法国等地涌进荷兰,加入炒作的行列。著名的“郁金香泡沫”,就是这样生成的。

我们现在常说的“看涨”、“看跌”、“期权”、“期货”等名词,就是那时候被人们创造出来的,被广泛用于郁金香的交易中。其实,投机者们并不想真的占有他们所买进的东西,而只是希望能以理想的价格转手卖给后面的接盘者。荷兰政府也适时颁布法律,设置郁金香交易的特别公证人,指定郁金香交易的固定场所,力图规范郁金香的交易活动。

郁金香的价格则继续以令人目眩的速度攀升,不断加入的买方力量推动着郁金香的价格以更快的速度上涨。不动产被抵押,用来保证它的主人获得投机郁金香价格继续上涨的权利。整个荷兰,几乎每一个人都在为郁金香而疯狂。

大仲马在他的世界名著《黑郁金香》中,曾这样赞美一种名叫“黑寡妇”的黑色郁金香:她“艳丽得让人睁不开眼睛,完美得让人透不过气来”,小说因郁金香而弥漫着一层浪漫的情调。一则真实发生的故事,则可以使我们体会到当时那种特殊的社会氛围:一个鞋匠精心培育出了一株美丽的黑郁金香。有一天,几个来自海尔勒姆的人前来拜访,以一千五百弗洛林的价格买下了那枝黑郁金香。谁知不可思议的事情即刻发生,买家把手里的黑郁金香重重地摔到地上,用脚碾碎。鞋匠在一旁惊呆了,问这是为什么?买家说,他本人也培育出了一枝黑色郁金香,把这枝毁掉,他自己的那枝在世界上就独一无二了。

然而,泡沫终归只是泡沫,像一阵风,投机狂热总会刮过去的。当人们意识到自己参与的只是一种投机活动,并不真正创造财富时,总会有人清醒过来。一个偶然的事件导致了郁金香的多米诺骨牌效应。一天,一位“乡巴佬”式的外国水手,将一个昂贵的郁金香球茎错当成洋葱头,就着熏鱼吃掉了。愤怒的球茎主人把水手告到法官那里,引起了一场动静不小的法律纠纷。

这名外国水手憨厚可笑的举动,无意中却戳穿了漂浮不定的郁金香泡沫。人们开始怀疑,郁金香真的值那么多钱吗?于是,原先坚固无比的信心防线迅速坍塌,无人敢再去接手郁金香,球茎价格迅速下跌。1739年的数据显示,仅几天的功夫,有的品种价格竟狂跌到最高价位的百分之零点零零五。民间有关郁金香的债务诉讼案堆积如山,法庭却无力审理,成千上万的投资者在浩劫中倾家荡产。欧洲的金融中心、东方贸易霸主荷兰,因一枝小小的郁金香而遭受了沉重的打击。

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记载的金融泡沫。据说,当今经济学界流行的术语“泡沫”一词,也是源自三百多年以前发生的这场郁金香投机风潮(Tulipmania)。从那时候起到现在,人类继续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的泡沫奇迹,一次次地上演着虚假繁荣和真实崩溃的悲喜剧。

发财是许多人一生的梦想,古今中外,莫不如此。据买彩票中大奖的人形容,那是一种“飞起来”的感觉,好像“天天在过节”,可见巨大财富突然降临时能给人多么大的愉悦。虽然真发大财的人终究极少,可这丝毫不影响人们“前赴后继”追逐财富的热情。一旦哪里有了致富机会,人们立马蜂拥而上,斯文不顾。

如果真的能以最少的投入获取最大收益当然最好,但那不过是一种带有虚幻色彩的诱惑。天上掉馅饼的事一件也没见过,被谎言所欺人财两空的却不计其数;并不高明的老套骗术总能找到自己施展本领的机会,而人性的弱点却似乎总是一成不变。原也难怪,生存于人世间是没有退路的,钱虽然并非万能,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。

郁金香狂潮无法为“理性经济人假设”的逻辑提供证明,传统的经济学在这里遇到了挑战。人们在进行投资决策时并非总是处在理性状态下,“跟着感觉走”、“赌上一把”的心理主导着人们的行为。“行情好”的时候趋之若鹜,一旦形势逆转,又惟恐逃得不快,这正是市场大涨大跌的原因。可见,对金融市场的影响更大些的是心理因素,而不是什么经济人理性。而心理因素的研究恰是以往研究中多所忽略的领域。据说脑神经临床医学进入了经济学领域,“行为金融”已成为新兴金融学的分支。其特点就是把心理学与金融学融合到一起,专门研究人们在不确定状态下是如何做出判断和决策的。

人为什么总是像笨熊一样,一次又一次地落入“泡沫陷阱”呢?行为经济学家的解释是由人类贪婪的本性所决定,贪心刺激、支配着人不断地冒险,有时候结果是赚或赔反倒不那么重要。争抢郁金香,就是一种典型的“为卖而买”的投机行为:大家都看好这种商品,一窝蜂地炒作,价格被炒上天。当它的价格已远远高于其实际价值的时候,你还要坚持买下它,你就是“冤大头”。可是,只要还有别的“冤大头”愿意出更大的价钱来买这件东西,它的价格就还会继续往上升,你这个“冤大头”就当得值。这就是经济学上有名的“博傻理论”。

人由于趋利的本性而热衷于追求比本质性的基本价值(fundamental value)更高的东西,就会形成一种市场上常见的投机性需求,它能导致股票或商品、不动产、债券等的价格的快速上升,这个经济现象,就是经济学家们常说的“泡沫”(bubble)。在“博傻”心理的支配下,股票、房地产等资产的价格被人们越高越买,越买越高,导致整个市场的超常规膨胀,泡沫于是就不可避免地形成了。显然,泡沫不是理性的需求者制造出来的,而是由那些梦想一夜暴富的冤大头们的投机性需求酿成的。可是,泡沫永远只能带来一时的欢乐,转瞬之间就会破裂,而它所遗留下来的苦涩,却足够当事人品尝一辈子了。

另外,在投机市场上,信息也是极其重要的因素(在完全信息下也不会出现多少泡沫)。风险低的投资,收益不过仨瓜俩枣,而收益越高的投资,风险也就越高。只有掌握完整准确的信息才可能降低风险,而这又是很难做到的。市场上的人各揣着五花八门的心思到处乱撞,为谣言、小道消息的传播提供了天然有利的场所。虽然会有少数灵敏的投资者能在投资初期获得一些收益,但大多数人赶的都是“末班车”,等轮到他们进场时,最佳的时机已经错过,或者说,这时候已经没有多少赚钱的机会了。有研究表明,人们在不确定情况下做决策,其行为常受到其他投资者的影响,模仿他人决策,或过度依赖听来的“舆论”,这当然是靠不住的。结果是,每一次经济泡沫破裂时,他们总是成为最大的利益牺牲者。经济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“羊群效应”。

在今天各种类型的市场中,唯有股市最盛产泡沫。有位经济学家打过一个比方:股市就像一杯啤酒,如果一点泡沫都没有,它就太缺乏活力了,可是泡沫太多也不行,因为啤酒就少了。一个繁荣的市场当然交易越活跃越好,可是如果投机盛行,成了主流,这个市场就一定会出问题。因为说到底,支撑市场的只能是“啤酒”而不是“泡沫”。股市投机吸引了大量资金入场,导致了虚假繁荣,问题在于,股市本身是缺乏造血机能的,只能靠不停地注入新的资金来维持高位价格。如果公司业绩不佳,无法创造出大量财富以支持股价攀升,也没有其他资金的大量流入给价格以有力的支撑,一旦这种投机性需求突然下降,可以想见,脆弱的股市泡沫马上就会破裂,几小时之前还在上升的资产价值顷刻间就会跌落,其一泻千里之势,令亿万中小股民血本无归,做彻底的冤大头。其结果,是泡沫而不是啤酒决定了一个市场的生死存亡。

郁金香风潮无疑给荷兰经济带来一场灾难,巨量资金被吸引到投机活动上,其他行业的投资必然大受影响,经济生活显得很不正常。而随着泡沫的破灭,企业倒闭,众多的人破产、失业,收入水平大大下降,人们不得不压缩开支以求生。如此,企业的产品就更加卖不出去、更多的企业倒闭、更多的人失业,社会经济不可避免地被推入萧条之中。

不过话说回来,此次郁金香风潮的破坏性也不宜被无限夸大。常见有人说十七世纪末荷兰国际地位被英国取代,是因为郁金香风潮带来的影响所致。这话听着不着边际。因为郁金香泡沫的破灭所带来的经济衰退只持续了短短几年时间,离十八世纪英国与荷兰之间的较量还差得远。我只知道在那场危机中,荷兰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并不过分,资本市场的元气虽伤,但并未解体。就在人们大肆炒作郁金香那个年代,这个国家成功完成了著名的“尼德兰革命”。

我还知道,即使在三百多年后的今天,荷兰仍然是西方发达国家之一,郁金香仍然是荷兰的国花,那里出产的郁金香,仍然是世界各国最受欢迎的花卉品种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当年郁金香泡沫的破灭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

——原载《书屋》2010年第3期

 

《书屋》简介:

地址:长沙市韶山北路443号

邮编:410007

电话:0731-85791300   85486812

邮发代号:42—150

国外发行代号:M6403

定价:6.00元

>>>进入《书屋》杂志博客首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