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《书屋》杂志官方博客

一个人和他的国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快意之快  

2010-04-23 11:23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快意之快

黄永厚

 

去看风子的画展,又要经历一次士别三日的眼外科手术了。

进门就吃电视记者一问:“你认为风子今后只画花卉了吗?”至于吗?我说:“他的山水容量很大。”等把话答完用眼角一扫,只见繁花满堂才发现我的回答有点不对题了。其实画跟诗一样,都是可遇不可求。风子占了便宜,他不用求,触着便是遇,这是天分,天分在灵府里边,艺术的敏感兴味就发自灵府,不给陈法以摆谱的地位,则新意迭出;观众呢亦无须拿眼睛接受画上说理的折磨,而直接陶醉于再创造的快乐之中。这使我想起崖画的作者,他们只要来点兴奋便所向披靡。

快意之快 - 《书屋》杂志 - 《书屋》杂志官方博客

看这幅荔枝,人家吴昌硕只派三个五个代表,可风子却果实累累都快挤破画纸了。我喜欢风子这尊重耕耘者的率真,因为我们画家和观众都是艺术的耕耘人,干吗犯贱要拿老章法来捆自己的手脚呢?

隔壁这幅是石榴花果,你不必费心去辨认哪是花哪是果,反正是他(她)们要一起打造了这人间的热闹。他们七彩斑斓,悬在天上,像教堂里会讲宗教故事的玻璃画,也像一个大家族列出阵式,各即各位,放开嗓子唱人丁兴旺。想想吧,谁个见了不热血沸腾?

风子斗方里也有许多率意之作够我在回忆中扩大它们的印象。

比如有幅用墨线先沿画边绕上一个圈子,中间来几根红花,“什么花?”我问,风子说:“凌霄。”两尺范围给十丈巨人热身,你说逗不逗?

还有茉莉,在一堆重重叠叠的叶子蔓头上,撒些细碎的小白花。我没见过有胆大的敢在宣纸上拿它玩险,风子有办法,几笔过去把他从重围中连枝带叶拎将出来,拍拍打打去掉累赘,茉莉现身了。人们不是发明了亭亭玉立这道菜么?您呐,现在可以坐下来慢慢品尝了。

最让我拜服的是凤仙了,哪家墙角没有她?真的,我打小就弄不明白早先起名字的那些聪明的古人,咋就把凤啊、仙啊古怪的字眼安放到这可怜贱生贱养的小花头上,亏得二十一世纪遇上贵人程公子。我问风子:“花和叶子都不成比例,你怎么就任它乱成一气?”“画坏了,拿水冲的!”风子回答也不带矜持,端的在那湿漉漉的角落里留下一张半张佼佼滴滴、滴滴佼佼的小脸来。

快意之快 - 《书屋》杂志 - 《书屋》杂志官方博客

“喂,有往一千二百年前长安去的旅客么?见着崔护大官人请捎个口信给他,说是当年令他失魂掉魄的那位人面又转世到通州运乔嘉园来了。”

 

——原载《书屋》2010年第4期

 

《书屋》简介

地址:长沙市韶山北路443号

邮编:410007

电话:0731-85791300   85486812

邮发代号:42—150

国外发行代号:M6403

定价:6.00元

>>>进入《书屋》杂志博客首页 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