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《书屋》杂志官方博客

一个人和他的国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石天河先生近况  

2011-01-21 15:43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石天河先生近况

谭定宇

 

人们都说现代中国文坛,出现过著名的“三条河”,即:“大河”石天河(周天哲,湖南长沙人,1924年生),“小河”流沙河(余勋坦,四川金堂人,1931年生),“新河”二月河(凌解放,河南南阳人,1946年生)。1957年被打成右派的大、小两“河”,当时分别担任四川《星星》诗刊的执行编辑和编辑。由于在反右运动中,大、小两“河”曾被毛主席点名,因而很快闻名全国。至于二月河,则不但年纪较轻,且是在1988年出版《康熙大帝》一书才声名鹊起的,所以算是一条“新河”。

这三条“河”中的“大河”,就是现在重庆文理学院的著名作家、诗人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石天河教授。他于1948年在南京投入地下革命斗争,1949年迎来解放,曾任《南京日报》、《中国日报》及《川南日报》记者、编辑,四川文联理论批评组长。他先后发表了大量诗文,包括《少年石匠》、《无孽龙》、《复活的歌》等长篇诗作;轰动一时的川剧《望娘滩》,就是根据他的《无孽龙》改编的。1956年10月四川《星星》诗刊创刊时,石天河出任执行编辑。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,他因敢于说真话而且拒不认“罪”,从而被打成“极右分子”,遭受了长达二十年的牢狱之灾。1980年落实政策,洗清他的冤情,调入江津师专(现重庆文理学院),当时任中文系副教授。1985年离休。

2009年6月下旬,在重庆文理学院红河校区,我见到了这位大名鼎鼎的石天河先生。他已八十五岁,个子不高,有些消瘦,但他目光灼灼,精神奕奕,反应敏锐,谈笑风生。在推心置腹的交谈中,我发现石天河先生学识渊博,卓尔不群,豁达开朗,平易近人,这些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灵,我感到一见如故,相见恨晚!

石天河先生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。他的夫人袁珍琴现年五十二岁,是重庆文理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副教授。她在我心目中显得秀丽端庄,举止不凡。1982年春节,她不顾各种非议,冲破重重阻力,毅然与受尽磨难、孑然一身的石天河结婚,不愧是一位了不起的、意志坚强的奇女子!在石天河先生的长期熏陶和她自己的努力下,袁老师具备了扎实的文学功底,教学水平不断提高。她还经常应邀在电视台讲解文学经典,并获得一致好评。在家里,袁老师又是一家之主,大小事情由她安排。二十六岁的周独奇,是石天河夫妇的独子,也是他俩的掌上明珠,在学校党委宣传部工作。天河伉俪夫唱妇随,相濡以沫;一家人父慈、母爱、子孝,生活美满,其乐融融。

2002年8月,天河先生的大作《石天河文集》出版发行,是他一生中最值得庆幸的一件大事;这一百七十万字的煌煌巨著,囊括了他近二十年的学术结晶。第一卷《复活的歌》为新、旧体诗;第二卷《野果文存》为杂文、随笔;第三卷《劫后文心录》为文学评论;第四卷是专著,题名《广场诗学》。文集的开头,他用一首诗道出了“石天河”笔名的含义:

 

我生如陨石,磊落到人间。

风雨凭陵夜,流光灼大荒。

我心有长句,耿耿似天河。

哭为千载哭,歌为万里歌。

 

此外,他写的三十八万字的回忆录《逝川忆语——“星星”诗祸亲历记》已经脱稿。这部回忆录共有三十章,他引用了大量历史资料和真凭实据,再现了五十二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反右运动,揭露了四川文联和文化界各种人物的恩怨情仇,真实叙述了他因为坚持真理、遭人陷害而蒙冤受屈的悲惨经历。笔者一鼓作气地读完这本字字血泪的回忆录后,心潮澎湃,思绪万千,对这位宁为玉碎、不为瓦全的坚强诗人肃然起敬。回忆录的“开场诗”写道:

 

噩梦惊回忆逝川,一行一字一潸然。

春风未识花先碎,星火方燃雪暗天。

屡见英华沦恨海,敢凭枯墨著遗篇。

更阑辗转难嘏寐,旧日枭声到枕边。

 

笔者提及在反右运动中,他的同事、《星星》诗刊编辑流沙河对他的打击时,他却一笑置之,认为那都是形势所迫,不能只怪流沙河。当我拿出流沙河的近照给他看时,他竟然认不得照片上的人是谁了!

他每天仍然坚持埋头写作,用诗文表达对祖国的热爱,并尽力让优秀的诗歌文化遗产发扬光大。他关心国家的发展进步,同情处境艰难的弱势群体,看不惯社会上的不正之风——“文如其人”,这些风范都可从他的诗文中反映出来。

他除了与国内知名作家多有联系外,还和本土作家夏明宇(韩青)、钟代华等交往甚笃。他在网上收发电子邮件,建立自己的博客,与学术界的同仁交流,各抒己见,探索创新。他家里藏书数千册,2008年被评为重庆市首届“十佳读书人”。2010年10月,他的三口之家又荣获重庆市“十佳书香家庭”称号。具有六十年党龄的石天河,还不忘参加党的组织生活。石天河先生韬光养晦,处事低调,淡泊名利,知足常乐,成天都坐在电脑前忙碌不休。除了偶尔参加像“卫星湖笔会”之类的活动外,从来不愿抛头露面。他习惯于过默默无闻、悠闲安静、平凡而充实的生活。

2009年9月,重庆文理学院夏明宇(韩青)教授的《渝西民间歌谣研究》出版,石天河先生热情地为该书写了长篇序言:《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要务与要义》,为夏明宇老师的新作增色不少。

2009年8月初,石天河偕夫人和儿子回到阔别七十一年的湖南长沙老家。然而随着岁月消逝,时过境迁,大有“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”之感。不过他还是在魂牵梦萦的老家,见到了九十二岁的干姐(老邻居,天河母亲的干女儿),也算有了点寻亲的收获。在长沙,石天河与慕名而来的诗友们谈诗论赋,解惑答疑,讨论了“诗歌的精神如何重建”;《长沙晚报》还用半版篇幅作了专题报道。在十天的行程中,他还游览了岳阳楼和张家界等桑梓名胜古迹。

石天河先生颇精棋艺,略嗜烟酒。每天早晨,他会在校园里散步锻炼,做自己编的体操,活动四肢。天河老人有着崇高的抱负、良好的品德、乐观的心态,更因为有一个幸福温馨的小家庭,使得他老当益壮,文章更像庾信一样愈老愈健,这让我感到十分欣慰。石天河先生在重庆文理学院星湖校区也有一套居所;那里的湖光山色令人眷念,他特别喜欢呼吸星湖的清新空气,因而在那里长住不舍。2010年夏天,爱人袁珍琴出差遭遇车祸,八十六岁的石天河来回奔波于医院与学校之间达两个多月,其坚强意志可见一斑。

在初次访问结束时,石天河先生的公子周独奇给我们摄影留念。老先生还捧出他亲笔签名的《石天河文集》赠送给我。这几个月来,我不时去拜望这位我所崇敬的老作家,我俩又常在电脑上交流、沟通,我们也成了好朋友。去年春节期间,永川的区委书记、区长等领导还专程看望石天河先生,永川人民时常惦记着这位著名的文化名人。

 

——原载《书屋》2011年第1期

 

 

地址:长沙市韶山北路443号

邮编:410007

电话:0731-85791300   85486812

邮发代号:42—150

国外发行代号:M6403

定价:6.00元

>>>进入《书屋》杂志博客首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8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